服務案例

當前位置︰首頁 > 服務案例 > 乳腺癌> 【同病不同命】一個因癌癥留下終身遺憾,一個在癌後迎來圓滿人生…

  • 百家乐玩家

    化名︰張琳 年齡︰34 病癥︰乳腺癌
    就診醫院︰ 哈佛大學醫學院教學附屬丹娜法伯癌癥研究院 返回上頁

    今天故事的兩位主人公同是乳腺癌患者,然而,不同的選擇,造就了她們截然不同的命運…如果你面臨她們的處境,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?

    什麼是【英雄日記】?每一個不屈的生命,都是英雄。2018年,我們將講述100個與重大疾病抗爭的真實故事,本文是第029個。

    “那病是睡著的魔鬼,大聲叫醒,它就暴跳如雷。”這是著名作家畢淑敏在小說《拯救乳房》中對乳腺癌的描述。

    是保住性命,割舍身體最可寶貴的部分?還是保留完整軀體,看著病魔一點點吞噬生命?這是近__的中國乳腺癌患者必須面對的兩難抉擇。

    但你知道嗎?這道選擇題還有第三種答案。

    2017年3月24日 北京

    乳腺癌患者︰張琳 34歲

    “我永遠忘不了這一天,一天之內兩台手術,讓我徹底失去了做一個完整女人的希望。”張琳說。

    剛剛在兩年前做了媽媽的張琳怎麼也想不到,自己右乳中出現的硬塊怎麼就成了乳腺癌?當看到診斷書指向惡性腫瘤時,這個受過高等教育的成熟女性蹲坐在醫院走廊里嚎啕大哭。

    我會切掉乳房嗎?我會死嗎?

    張琳說,患癌後,才懂得什麼叫人為刀俎我為魚肉。很快,她被送上了手術台,上午“腫塊切除術”;中午術中冰凍切片分析,浸潤性乳腺癌;下午,右乳被整個切除,只保留了乳頭部分,里邊裝了個擴張器,以備日後進行乳房重建。

    保乳技術應用于乳腺癌手術中,張琳的命運會就此改寫嗎?

    然而,厄運並沒有就此止步。

    匆忙進行的兩台手術,最終還是未能達到理想的效果︰張琳留下來的乳頭出現壞死,根本無法用于乳房重建,不僅擴張器等于白裝,張琳還需要另一台手術取出擴張器。

    “我已經錯過了保乳,不能再錯過提高保命的機會。”張琳在丈夫的支持下,遠赴美國治療。

    在這里,張琳得到了一個震驚的消息︰她的病屬于早期,而美國早期乳腺癌的保乳率非常高,乳房切除和乳房重建可以在一台手術中完成,如果在發病的#1時間來就診,她有機會保住乳房。

    盡管通過後期放化療張琳漸漸康復,但她卻只能無奈地接受那個真實的自己。

    “我多麼希望時光逆轉,能夠讓我重新再做一次選擇。” 張琳再次淚目。

    2018年4月10日 波士頓

    乳腺癌患者︰李潔 32歲

    “在得知可能患乳腺癌的#1時間,我就決定到美國治病”。早年有過留學經歷的李潔知道美國是全球醫療的高地。

    一個月前,李潔在體檢時發現乳腺彩超提示異常,她的左乳中出現了一個可觸踫到的腫塊,當國內醫生建議她進行活檢,以確定這個腫塊是否是惡性時,李潔斷然決定,不管結果如何,她都要盡快到美國治療。

    “我的姨媽也是乳腺癌,我算是高危人群了。我相信美國有更好的醫療技術,畢竟我還這麼年輕。”理性、客觀、冷靜,是這個年輕的北方姑娘給人較大印象。

    的確,早在七八十年代,乳腺癌手術就進入了保乳時代,據統計,美國有__的患者都可以保住乳房,而中國有88.__的面臨著乳房被切的命運。而美國乳腺癌的五年生存率已經飆升到__以上。

    保乳、保命,兩全其美,美國到底是怎樣做到的呢?

    精準診斷

    通過乳房鉬靶檢查、病理活檢,李潔的診斷報告顯示︰左側的乳房結節為惡性,3公分,侵潤性,診斷為2期乳腺癌。

    腫瘤還在早期,李潔暗自慶幸自己來的還算及時。

    血檢、胸部X光、MRI、腋下超聲,醫生們發現李潔的腋下也出現了一個結節,必須再次通過活檢來判斷它的性質。如果是陽性,意味著李潔不能貿然手術,而需要先化療縮小病灶。

    此外,鑒于李潔的家人中也有乳腺癌患者,美國醫生建議她進行基因檢測,以判斷家族遺傳基因的影響和她復發的風險。

    個性化治療方案

    乳腺癌早期,手術切除腫瘤,淋巴結清掃,術後放化療,似乎是標準的治療方式。

    而在這樣標準治療方案下,很多乳腺癌患者在失去雙乳的同時,可能還要付出慘痛的代價。

    (很多患者和醫生擔心腋窩淋巴結上也有癌細胞,因此也會進行淋巴結清掃術。但是腋窩淋巴的清掃會切斷上肢的淋巴回流通路,使上肢的淋巴不能充分引流,造成淋巴水腫等一系列嚴重並發癥。)

    而在美國,治療方案由醫生多學科醫生團隊和患者共同制定。李潔和腫瘤外科、內科、放射科、整形科醫生團隊一起共同參與到自己治療方案的制定中。

    李潔的主診醫生,一位致力于乳腺癌的研究30年的哈佛大學乳腺科教授,當李潔第二次見到她時,兩人進行了一次長達30分鐘的深入溝通。

    “腋下淋巴活檢顯示為陰性,我們認為手術治療是目前最適合的,現在有兩種方案可以選擇,一種是部分切除,也就是保乳手術,術後需要放療有__的復發率;另一種是全切手術,不用放療,有__的復發率。”

    隨後,手術科醫生和整形科醫生繼續給出了建議︰我們建議你進行左側全乳切除手術,手術會切掉乳頭、腫塊及周邊組織,使得邊緣切除干淨,並保留皮膚,全切手術後不需要放療。手術過程中會進行前哨淋巴活檢,用以真正確定是否有癌細胞,是否需要進行淋巴結清掃術。乳房重建可以分兩部分進行,本次手術先進行一次,三個月之後再進行整形一次。

    在經過慎重考慮和評估之後,最終,李潔決定接受美國醫生團隊的建議,選擇乳房全切術和重建術。

    多學科團隊協作

    李潔的這場手術由乳腺科腫瘤醫生、手術醫生、整形醫生共同操刀,最終,手術非常成功。左側乳房全切,保留皮膚,置入了胸部組織擴張器。腋下淋巴三個均為陰性,意味著乳腺癌細胞沒有轉移。

    李潔的術後恢復得很好,術後疼痛指數3-4,手術醫生為她開了強效鎮痛藥。

    一周後,李潔再次見整形科醫生,醫生高興地告訴她,她恢復的非常好,醫生將胸部組織擴張器內的空氣抽出來,注入生理鹽水,然後將引流管拔去,一切進展順利。“下周進行影像檢查,如果一切沒有問題,你就可以回國,等待下一次整形手術。”

    李潔再次見到主診醫生,醫生告訴她經過淋巴組織做檢測後,她不需要化療,只需要服用6個月的他莫昔芬,進行內分泌治療。

    好消息不斷,李潔見到了基因科醫生,基因檢測報告顯示她的46組癌癥基因全部為陰性,這說明她未來復發的可能大大降低。

    李潔激動不已,她不遠萬里,在#1時間飛赴美國,終于為自己做了最正確的選擇。

    保留生育計劃

    很多人不知道,乳腺癌治療還有一個容易被忽視的副作用,就是生育問題。對于像李潔這樣的年輕的乳腺癌患者來說,這是個現實的問題。

    化療可能會使患者的卵巢早衰或更年期提前。例如接受環磷 胺(一種常用的乳腺癌化療藥物)治療的女性患者中,幾乎有五分之四會出現卵巢功能衰竭,從而影響女性生育。

    在這家美國醫院,李潔見到了生殖科醫生,生殖醫生告訴她可以做冷凍卵子和受精胚胎,保留生育功能,而她所在的醫院就可以實現生殖輔助技術,幫她實現夙願。

    至此,李潔在患病後,#1次覺得自己竟是如此幸運。未來,她不僅能重獲完整的軀體、健康的體魄,還有可能實現做母親的夙願。

    思考

    今天故事的兩位主人公同是乳腺癌患者,然而,不同的選擇,造就了她們截然不同的命運…如果你面臨她們的處境,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?

    最後,用畢淑敏送給女性朋友們的話鼓勵抗癌路上前行的你:

    我們可以不偉大,但我們莊嚴;我們可以不完滿,但我們努力;我們可以不永恆,但我們真誠。


    微信截圖_20190111113630.png

聯系醫學顧問

亞美ag旗艦廳醫學顧問會盡快與您聯系

400-875-6700

出國看病費用評估

我想咨詢的疾病類型(單選)

    我的目標國家是(可多選)

      您想咨詢的疾病名稱

      您的稱呼

      您的手機號

      驗證碼

     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

      為減輕患者負擔,亞美ag旗艦廳已經和超過半數美國癌癥排名前十的醫院達成深度合作協議,在國際自費患者常規折扣基礎上,額外為亞美ag旗艦廳轉診患者爭取到5%-40%不等的專屬醫療費用優惠。